拒接收费 免费约炮 高端约炮 同城约炮 约炮平台 选定妹子 免费空降 约炮大群 赠送女人

视频专区 国产精品 日韩精品 强奸乱伦 欧美精品 重口情色 动漫精品 制服诱惑 大秀视频

精品图片 唯美清纯 网友自拍 亚洲性爱 欧美激情 露出偷窥 高跟丝袜 卡通漫画 GIF动图

精品小说 暴力虐待 学生校园 仙幻奇侠 明星偶像 生活都市 不伦恋情 经验故事 科学幻想

首页- 仙幻奇侠- 风化史歪传-黄硕

风化史歪传-黄硕

  根根长枪浸淫水,泛花淘尽英雄;鸡巴松软龟头空,老屄依旧在,何患夕阳红。

    情色故事,不登大雅,但凡如厕,读拭两用。恐尔久硬,搞点笑话,使尔萎靡,实是负责。天地良心,特晓读者!

    但?啥一开头就要恶搞这?着名的两句?只是因?这个故事要讲的,乃是三国时期一个叫黄硕的女人。如此这般的强套了些关联,无别意,勾引大家观欲而已!

    黄硕这个名字听着一定陌生,这一点也不稀奇,在男人天下的古代中国,她的很多应该传世的事迹都被沽名钓誉的男人剽窃了去,这个男人就是她的丈夫。一提起她的丈夫,就如雷贯耳、赫赫有名、人尽皆知了。她的丈夫就是——诸葛亮。

    三国时代,是个社会动蕩的时代,各色人物诸如仁君、奸臣、勇将、谋士纷纷登台亮相,争当主角。其中倒也有醉月飞花的美貌佳人,可惜寥寥。一部「赤壁」影视宏篇,男人如蚁,女人却不过两个,其中一个还有点不男不女。

    对于牛逼后世的诸葛亮而言,如果他泉下有知,英灵永存的话,到应该好好记着把功劳都安在他身上的与他荣辱相关、休戚与共的妻子,也就是我的女主角,只在曆史上以丑闻名的黄硕。

    *** *** ***

    「师傅,今天讲什??」史风刚一进教舍,就被黄硕拉住胳膊。

    「快去坐好,今天讲木工机械。」史风推开黄硕,一脸严肃。

    「我就喜欢学这个。」黄硕欢天喜地的跑回座位,老实就座。

    史风端坐师位,闭目凝思,超级计算机立刻将有关知识映入他的大脑,他略约筛选后,开口道:「仔细听着,记好笔记,% ……*#@@!* ((&%# !@#¥%%……。」史风就如跳大神的一般,只是嘟嘟囔囔的背书,全无讲解。这样的老师实在少见。

    黄硕,他唯一的学生,在下面一句不落、一字不少的认真记录。黄硕的两个丫环,在一边做着研墨等辅助工作。

    *** *** ***

    本来,史风一直在京城混,但京城兵乱不止,他看着揪心,就决定离开京城。史风东南行,晃蕩到这个沔阳地方,见还太平,就暂停步旅,找了家客栈住下。客栈,也是一个饮酒清谈(喝着小酒,吹着牛逼)的地方,史风无聊时,便也加入清谈「队伍」,不难想象,他每每语出惊人,没几日,就出了点名。

    人,就怕有名!本地有个名士,叫做黄承彦,正在?女儿找老师,于是就找到了史风。史风想都没想就答应了。

    史风?什?没想想呢?因?他根本就不能想,再想就挨饿了。

    这又是?啥?因?他已经要没钱花了。

    话说东汉从董卓开始,连年战乱,商贾不行,这时又是豪强地主、士族地主分而统治,这些地主占地拥民,都形成了区域性的自给自足的社会经济,所以商业活动极?惨淡,就便是必须的交易,一般多以粮食布帛当钱用,东汉的五?钱只用于油盐酱醋等小额买卖。这给浪子般的史风,出了极大的难题。

    粮食布帛不可能随身携带,就便是铜钱,多了也是拿不动。金子就更不用提,不知道什?时候开始,已经没有人把它当钱用了,再说当钱用也还是不行,因?金子贵重,史风消费,不过衣食而已,他花不出去。

    (笔者閑话:关于重量,两汉三国时候,一斤?十六两,一两等于二十四株,一钱五?,七十七个钱就是一斤,那时候的斤略小,大概现在的九两多点,这样一千个钱就有现在的十二斤多重。一个人能携带几串钱?关于货币,三国时候没有银子作?货币一说,因?中国?银少,那时想做货币用,也不可能满足社会需求;关于地主,一般人都以?所谓封建社会的地主都是一样的,其实不然,每个不同时期的地主是不同的,笼统的叫法混淆了概念,也混淆了本质。)

    等史风见到了黄承彦的女儿黄硕,再次领略了什?叫世界之大,无奇不有。

    从前史风穿越古代,每每雷人,这次却是被人雷。这个黄硕真是人如其名,身体壮硕,头发焦黄。更让史风接受不了的是,皮肤那个黑呀,黑到超出了中国人对人长得黑的承受底线,史风确信,她变异成非洲黑人了。

    再仔细看了几眼后,史风不禁想,难道是哪个黑人也有他这样的穿越能力,跑到这裏来,把黄承彦的老婆给搞了。又觉得不太可能,暗中慨歎基因突变的伟大和诡异。

    不过这并没有影响史风的去留,因?要想混口饭,就得找点事。

    *** *** ***

    黄承彦之所以给黄硕找老师,主要是考虑女儿貌丑,怕嫁不出去,如能学点知识,有点文化,多少也算是有了些儿过人之处,说不上哪个傻帽就会相中!但前几任老师,都是没两个月就都借口跑掉,把个黄承彦差点没气死。他却不想想,面对其女,尚能饭否?

    有了前车之鑒,所以黄承彦对史风,真是十分客气,百般哄着。可怜天下父母心!

    史风穿的不仅是锦衣,吃的不仅是玉食,就连住的也是高间!这高间不光器具高级,配套也高级。黄承彦?了让史风不生去意,竟然把宠爱的侍妾都配套给了他,服侍日常起居。吃人家的,穿人家的,还肏着人家的,史风教授起来倒也卖力,一时很满足。

    这侍妾的妾,不同于妻妾的妾,后者是指小老婆,是有名分的,而侍妾,通俗的说,就是没有商业活动的私妓,等同于主人的物品,既可以主人自用,也可以拿出待客。黄承彦用以接待史风的侍妾,名唤张?,体态丰盈但不失线条,容貌平平也不失?媚。所以,史风这次穿越,有了一个比较稳定的洩欲工具。

    *** *** ***

    做奴的,就应该有个做奴的样儿,所谓奴?,尽做奴的本分,所谓媚骨。这个张?,史风怎?看,都做到了这两点,但据张?自己说,她自从?奴后,被送来送去,不停的更换主人,辗转到了黄承彦这裏,才得到些许宠爱,日子稳定了下来。史风听后心想:黄承彦看女人的眼光确实不怎?样!

    但张?毫不矜持的媚骚劲儿,史风也够服气。黄承彦是不是就得意张?这一点,史风不清楚,他清楚的是肉枪要再不磨磨,恐怕也会生鏽。所以,史风到黄承彦家的一个多月,每夜必淫张?。(笔者閑话:那时娱乐项目少,也没啥夜生活,吃饱喝足也就肏屄那点事!)

    有时候在白天史风也会有需要,?了方便,一点一点的,史风让张?身上穿的越来越少,只要不被外人看穿就可以。他只要按一下张?的肩膀,张?就会立刻蹲在或者跪在他的胯间,掏出他的阳具,认真仔细的吮吸,他可以主动插一会儿,也可以完全由张?服务到底;他可以射在张?的脸上,也可以射进张?的口中,这完全凭他一时的兴緻。射在张?的口中时,不用他要求,张?会主动把精液咽下去,并做出很开心的样子。

    史风也可以随时拉开张?的衣带,三国时的衣服比较简单实用,衣带一开,他可以很方便的将鸡巴插进张?的屄眼或者屁眼。张?的屁眼已经被几个男人插入过,黄承彦就是其中之一,所以他不需要开发,可以直接使用,插入张?的屁眼就同插入屄眼一样容易。比较而言,他还是更喜欢插进屁眼,因?屁眼有更好的紧度。

    就是史风插入张?的屄眼时,只要姿势允许,他一般也是将一根或者两根手指插在屁眼裏,有时候是三根,多是在他比较兴奋时。隔着张?屄眼和屁眼间的肉膜,他可以摸到坚硬的肉棒,以及感受到肉棒进出时给阴腔造成的变化。有时他很想把整个手掌或者攥紧拳头后,插进张?的屄眼或者屁眼,看看张?有什?样的反应,可是考虑到那样会把两个肉洞撑松,鸡巴再肏时,快感会降低,所以决定稍晚再尝试,或者等到有其他女人可以替代。

    史风?了尽早对张?进行拳交,甚至想过向黄承彦再要一个女人,不论是美妓还是女僕,但他立刻?这种贪得无厌的想法感到羞愧,于是作罢。

    *** *** ***

    这日,史风看到黄承彦站在庭院中,踱来踱去,偶尔歎息,上前问道:「不知黄公有何难事,竟自歎息。」

    黄承彦道:「女儿已经十八岁了,竟然还没有一个上门提亲的,真是愁死我了!」

    史风道:「黄公可听说诸葛亮这个人?」

    黄承彦反问道:「可是隆中的诸葛亮?」

    史风答:「正是。我觉得他和您的女儿黄硕倒是很般配!」

    黄承彦惊诧道:「先生不是取笑小女吧,那诸葛亮是何等的人物,怎会看得上小女?我知道先生博学广文,难不成也懂得算命?」

    史风笑答:「殊才必有殊癖,黄公不试怎?知道!」

    黄承彦一听,又惊又喜,忙道:「先生何不明示?」

    史风道:「已经说的够多了,天机嘛,我怎?敢全部洩露。」

    史风卖了个关子,不想说的太多,转身给黄硕上课去了,剩下黄承彦一人傻呵呵的怔在原地。

    *** *** ***

    看得久了,史风倒也不觉得黄硕难看。其实,黄硕虽然发黄肤黑体态丰硕,容貌倒也端正,尤其活泼好动的性格,让史风觉得还蛮可爱的,这也许是他这个二十一世纪的人对黄硕的发色肤色较能接受的缘故——史风经常看毛片,尤其喜欢欧美的,当看到黑妞出镜时,也是兴緻勃勃,一点也不反感,有时甚至有了穿越到非洲去搞几个黑种女人尝尝鲜的念头。

    下课的时候,黄硕又像往常一样跑过来,缠着让史风讲点「课外知识」,史风道:「看看你,一点儿也不知道愁呢,你爹?了给你寻一个如意郎君都愁坏了。」

    花季少女,情?乍开,提及婚嫁的事,黄硕本应害羞,就连她的两个丫环赵薇和周迅都脸红了,她却还是笑嘻嘻的说:「我才不要什?郎君,天天能和师傅在一起我就很开心。」

    黄硕的脸也许红了,只是被黑遮盖了去!

    史风一听,心想:难道这小妮子,?事也不懂?就打趣说:「师傅和郎君可不一样,有了郎君你会更开心。」

    黄硕道:「还能开心到哪去?师傅倒是说说。」

    史风觉得:自己这哪裏是?人师表,要是再说下去,岂不成了教唆犯。就道:「那可不是师傅能说的,问你妈去。」

    黄硕突然哈哈大笑起来,笑够了才道:「不用问母亲,不就是像师傅和我父亲侍妾那点儿事吗!」

    史风一下子明白,竟然被捣蛋的弟子给作弄了一把,她哪裏是不知,是故装不知,一时?尬,也故装生气,眼睛一瞪,道:「竟敢取笑?师,看我不打你!」

    黄硕见了,急忙摇着师傅的胳膊,哄起人来,「师傅,您可别生气哦,弟子知道错了,以后再也不敢了。」

    史风忍着笑道:「下不?例。走,吃饭去。」

    黄硕眨巴眨巴眼睛,拉着长声对师傅道:「食色性也!」说着,夺门先出,跑没了影。「你这个小妮子,真是找打。」史风喊叫着,也追了出去,一点儿师傅的样也没有了。

    黄承彦赶巧望到,见师徒二人这般融洽,心甚慰!

    *** *** ***

    黄承彦一直想再和史风聊聊,但感到史风总是躲着他。?女儿的终身大事计,他也顾不了许多了,就收拾收拾,带着几个家僕去了隆中。这是一次在二十一世纪的中国可以上中央新闻联播的举动,黄承彦的心裏是既忐忑又踌躇:诸葛亮,毕竟不是一般的男人,而自己的女儿,也确实不是「一般」的女人。

    关中丧乱,中原鼎沸,荆州,还算是一片干净的乐土,?了避难,各地的达官?绅、商贾士子都跑到了荆州,使荆州形成了空前的畸形繁荣。诸葛亮一家,本来住在琅玡郡,由于父母早亡,由叔父抚养,在天下大乱的时侯,他及兄弟姊妹随叔父一起也来到荆州,在荆州城外二十裏的隆中,经营出一个象模象样的小农场。

※ jkforum.net | JKF捷克论坛

    现在,诸葛亮的叔父已经亡故,大哥诸葛瑾老远跑到东吴做了个小官,姐姐诸葛惠也远嫁到南彰,家中只剩下诸葛亮和他的弟弟诸葛均。诸葛亮看到哥哥做官,实际上心裏是很痒的,比看见美女都痒,但他嘴上却说:苟全性命于乱世,不求闻达于诸侯。有才又能憋住,这一点就不是常人所能做到的,可这一憋,憋到了已经二十五岁,还没有一点眉目,并且,也耽误了一些别的事情。

    在二十一世纪看来,一个男人二十五岁尚未婚配,实在是稀松平常的事;但是在古代,尤其是兵荒马乱的年月,一般十五、六岁,甚至十三、四岁就结婚,小丈夫、小媳妇成双成对,象诸葛亮这样二十五岁还未成家的,就显得有些格格不入了。(笔者閑话:古时之所以早婚早育,尤其在战乱时期,笔者估计了两点原因,一是不知道什?时候就死翘翘了,趁着活着赶快传宗接代,二是穷的不行了可以卖,饿急了甚至可以吃。)

    诸葛亮凭自己的条件,是很想成?名门世家的乘龙快婿的,可惜,没有一个名门世家请媒婆光顾他家的门槛,这是门第的限制,他再有才也没有办法。仕途让他憋闷,婚事却让他憋屈。

    所以,当黄承彦勇敢的破除世俗观念,不用媒妁之言,自己主动找上门来说:「诸葛亮,听说你也老大不小了,正在忙着讨老婆,我有个丑闺女,身体胖胖,黑不溜秋,头发也黄不拉几,但才能却能配得上你,你要还是不要,给个痛快话。」时,诸葛亮受到?发,脑袋一热,也要搞点惊世之举,给自己做做广告,就没有经过大脑思考的答应下来。

    没想到史风先生果然神算,黄承彦喜出望外,真想立刻回家把这震天撼地的好消息向街坊邻居、友人同窗、七大姑八大姨显摆显摆,但没有飞机坐,他只好骑马返回,路上把马累死了,就骑家僕的,把家僕丢在后面,又累死了又换马,又丢下一个家僕,最后到家时,是骑着一个路上买的毛驴回来的,而家僕,也是一个一个单?儿回来的。

    *** *** ***

    黄承彦去隆中的时日,在史风身上发生了一些很爽的事情。

    那日晚饭后,史风回到房间,突然感到尿急,就準备上厕所。张?却是殷勤到家了,竟然捧着个夜壶过来。夜壶一般都是夜间上床解衣后,因?外出不方便才使用的,史风这时候对着夜壶,虽然有点别扭,但不能瞎了女人的一番好意啊!

    史风掏出鸡巴,对着夜壶鸟完,习惯的抖了抖。张?是半蹲的姿势,史风尿时,她望着鸡巴射出的尿线媚笑着,史风一抖鸡巴,就有几滴尿液抖到了她的脸上,她先是意外的一愣,继而竟然射出舌头去天嘴边的尿液,够不到的,就用手抹到口中。

    要说这张?确实有股奴性,只这几下,就把史风看硬了。史风示意张?放下夜壶,随便给?上几口。张?当然听话,把夜壶放到一边,双手扶正鸡巴,用嘴巴含住,就给?了起来,一边?,一还边癡癡的笑着。

    不一会儿,包皮和龟头间的尿液已经变成张?的唾液。史风想,既然你这?喜欢,那就再来点!史风暗暗使劲儿,可是鸡巴太硬,又刚尿完,腹肌绷了几绷,才挤出一股。这下又把张?搞懵了,因?她知道史风不会这?快射精,但确实有东西从龟头射出来,也是热热的,很有力道。不是精液,难道是尿,正思想间,舌头已经告诉她,真的是尿哦!她?头看史风,看到史风正戏虐的看着她。

    作?奴婢,当然要取悦于人。张?的嘴巴暂时离开鸡巴,她慢慢的张开口,让史风能看到黄橙橙的尿,然后合上嘴,咕?一声,咽了下去,最后偏着头张开口又让史风看,无声的告诉史风,她很愿意喝他的尿,只要他喜欢。

    ,史风真是服了!他抓住张?的后脑,决定狠狠的抽插这张淫蕩而识趣的嘴巴!这时只听窗外「妈呀」一声,史风急忙喊:「谁?」就听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渐渐远去!

    被人偷窥,史风顿时觉得脸上火烧火燎的,而且,他已经听出那叫声分明是黄硕发出的。史风一时不知所以,竟愣在当场。张?似乎并没有当回事,又含住鸡巴慢慢的套弄,但史风分了神,鸡巴也不自觉的软了。

    史风推开张?,他觉得脑袋有点乱,黄硕这丫头这?晚了来干什??难道是特意来偷看的?现在竟然被看到,师徒以后怎?相处?

    史风正想着,又听到窗外有人叫他,是丫环赵薇的声音:「史师傅,你没有安歇吧,我们小姐让我请您过去。」

    史风心想,这不明知故问吗!随口问道:「这?晚了,她有什?事情?明天再说吧!」

    史风整理衣服,张?赶紧帮忙。

    「小姐没说,只说请您马上过去。」丫环赵薇在外面应道。

    「你先回去,我这就过去。」

    *** *** ***

    女儿家的闺房,男人是禁止入内的。史风却被丫环赵薇直接领进黄硕的房间,这让他更是摸不到头脑。黄硕见史风进来,一本正经的给史风见礼,那窗外偷窥的事,就向根本没发生一般。

    黄硕又亲自给史风倒水,这本该是丫环做的。

    史风向四圈看了看,觉得黄硕的闺房布置的很别緻,黄硕待在裏面,似乎有点不协调,就打趣道:「这房间是谁给你布置的啊,肯定不是你吧。」

    黄硕很聪明,知道师傅的意思,就假装生气的说:「当然是我自己布置的,我长的难看,难道就不知道什?是美吗?」

    「嘴巴就是厉害,师傅是和你开玩笑的。咋的,真生气了?」

    「嗯!」黄硕很能装样。

    史风道:「你不尊重师傅,师傅还没有生气呢!师傅只开个玩笑,你就生气?」

    黄硕一听师傅提起窗外偷看的茬口,一下子憋不住笑了起来,说:「我就是因?刚才的事才请师傅过来,要给师傅赔礼道歉的。其实人家不是故意不尊重师傅,刚才是有事儿问您,赶巧在窗外听到,人家好奇,就从窗缝偷看几眼,本来是要悄悄走了的,可看到张?她……我一惊讶没忍住就叫了出来。」

    黄硕虽然害羞没有说出喝尿的字眼,却不自禁的用手指了指师傅史风的裤?,一个女儿家这样的动作,实在是有点出格。但这个女儿家是黄硕,她可不同于一般的女儿家。

    史风见黄硕没太当回事儿,也就放心了。其实他主要担心黄硕的敏感反应,他的难堪反倒次要。黄花大闺女没事,一个大老爷们又能怎?的!

    但史风还是说:「非礼勿视,你即使是只动了看的念头就是不对的。」

    黄硕又调皮起来,说:「但师傅不是教诲说,有好奇心才会有创造力吗?」

    史风对着这样的徒弟,真是没辙了。

    「难道你的好奇心就是要观察师傅的男女之事吗?」

    「不是对师傅有好奇心,只是对男女之事有好奇心,不过是赶巧师傅以身?教一下而已。」

    黄硕振振有词,一点儿不觉得这不是她该说及的话题。

    「就是男女之事,也不是你个大姑娘应该好奇的。」

    「大姑娘怎?了!要是父亲把我嫁了出去,我一点儿不明白能行吗?」

    话说的很有道理,几乎把史风噎住。史风只好劝导说:「那个事情是不需要教习的,到时候自然领悟,何况你出嫁时,你母亲也会告诉你一些事情。」

    「凡事还是早知道的好,?啥要等到那时!」黄硕这时候又开始眨巴眼睛。

    史风已经了解这个徒弟,只要她一眨巴眼睛,就没什?好事。果然,还没等史风说话,黄硕又说道:「师傅,反正我已经看见过了,你就再身教一次吧!」

    史风气极反笑,他真想说:你还要不要廉耻。但又觉得话太重,就说:「简直岂有此理,且不说我教你会被你父亲打死或者轰走,就是我不怕,难道张?不怕吗?她不过一个奴婢,你父亲是可以说打就打、说杀就杀的。」

    黄硕似乎早有计划,接道:「当然不是那张?。」

    「除了她师傅还能和谁?」史风问着,脑袋突然嗡的一下,「难道要师傅和你?这个万万不可,师傅和你,如同父女。」

    黄硕一听师傅误会了,竟然联系到她,有生以来第一次脸红了,是能被别人看见的红,黑裏透红。

    「才不是我呢,我长得这?丑,师傅怎?会喜欢!」黄硕不得不赶紧解释,同时用眼睛瞄向两个丫环——赵薇和周迅。

    赵薇和周迅再笨也明白小姐的意思,吃惊的同时早就羞臊的低下了头。

    「他俩可是黄花大闺女,破了身以后怎?嫁人。」史风没想到黄硕是这?计划的,人的本性,内心一动,竟然不自觉的问出这样的话来。

    黄硕一下子明白有门儿,忙解释说:「她俩是奴婢,奴婢怎?能嫁人。要不是她们从小和我一起长大,一直服侍着我,我天天护着她俩,早被我那好色的父亲夺了去。我现在把她俩送个师傅,也不光是要了解那男女之事,主要还是感谢师傅的教诲,同时希望师傅多教授我知识,不要早早的离开我。」

    按道理,徒弟用女人酬劳师傅,在三国时期也不算什?事,只是这女徒弟把女人送给师傅玩,真的是千古奇谈。

    史风道:「真的是感谢师傅?那?啥还有附加条件?」

    黄硕嘿嘿的笑,说:「顺便嘛!反正我也看过师傅的那个了,就是不懂男欢女爱那一层。」

    「竟敢玩弄师傅于掌股之间,对师傅用美人计,师傅明天就走。」这又不是二十一世纪,揣上人民币赶上二路汽车说走就走的,不事先计划下,根本走不成,史风说的当然不是真话。

    黄硕却信以?真,急忙站起来,又跑到史风跟前,拉住史风的胳膊说:「不要师傅走,不要师傅走,难道您也和以前的师傅一样讨厌我吗?这不是美人计,我是真的感激师傅的,我不要了解男女之事了!」

    史风噗嗤笑了,看着黄硕那可爱的黑脸蛋,不忍让她过于担心。

    「哎呀,师傅又耍人家,我不干啦,我还是要看,要从头到尾、一点儿不落的看师傅怎?行周公之礼,翻巫山云雨。」黄硕明白师傅逗她,一时觉得委屈,又不依不饶起来。

    「师傅都不喜欢她们,你怎?看呢?」

    「师傅必须要喜欢啦,你不要她俩我就每晚扒你的窗缝看你和张?。」

    师徒二人再没有一句认真的话了……
        上一篇: 动图分享02[10p]         下一篇: 动图分享01[10p]


japanese日本熟妇photo-天天影视性色香欲综合网-动漫黄在线观看免费视频-亚洲第一网站男人都懂-gogo人体高清大胆y私拍

广告合作请点击这里!